笔趣阁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溯忆浮尘在线阅读 - 第二十五章:他与她之间的墙

第二十五章:他与她之间的墙

        “任务代号?”冰冷的文字一个一个地在电子屏上弹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伍盛回答道:“bw7a1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提交任务资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暮落从朝哲身边走上前去,看起来有些没站稳,稍稍碰到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将那熟悉的银色u盘插入机器之中,朝哲看到她提交的动作感到有些不解,据他所知,那不是装着阿莉尔妲教授视频的u盘吗?

        屏幕上突然闪过一条灰色的信号,随即屏幕上显示“已提交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暮落果断地将u盘拔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任务奖励已发送至个人账户及小队仓库,需各成员按手确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将手掌按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检测到确认者为五位。代号y2617,姓名邹夏齐未提交,请确认是否伤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已死亡。”几人脸色都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任务提交已完成,请前往专用消毒室,大门已开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受完消毒的几人就这么呆呆地站在三居楼大厅,他们即将分开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在车上伍盛大叔的安慰,万晔已经好了很多,不过她现在神情像之前在陆地上那样呆滞,眼中也没有了之前的灵动,看得出来对她的打击确实很大,仿佛下一秒就能够哭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几个人看到了他们,眼睛一亮像是认准了一样,匆忙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暮落看着这有些莫名其妙的陌生的几人,开口问道:“你们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打扰,我们没有恶意,就是想问问邹夏齐前辈在这里吗?他之前和我们约定了和我们搭伙去做任务的,我记得他好像是属于你们队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次任务的奖励很特殊啊,是诱人的强化装备,我们就想提前,不知道他在不在啊?”为首的那名青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向他们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心是好的,只是这番话让他们不由得面色铁青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名青年也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劲,他连忙开口道:“抱歉,我是不是说到什么不好的东西了,要是那样真的很抱歉!”说罢就要拉着几人疯狂鞠躬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哲见此景觉得有些难受,但为了不让那几名青年太过在意赶紧解释道:“不,你们没做错什么。是,”他哽咽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邹夏齐他,不能和你们去做任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为——”另一名青年刚想问为什么,马上就被一直在察言观色的青年拉住了,他伸手向他摆出了一个“嘘”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冒犯了。”为首的青年看着这难过的一幕,赶紧带着他小队里的成员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质有些不知所措,他也是第一个开口打破再度陷入沉默的僵局的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伍盛率先回复:“已经过去了,就不再提了。”他对李质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,看起来并不知道李质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哲也点点头表示附和,李质看向最为愧疚的万晔,可她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也不说话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暮落没话可说,她脑中全是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伍盛察觉到众人会过于在意难过地万晔,他急忙找台阶下:“可能受打击太大有点创伤,她还不大清醒,我带她去疏散下心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目送着两人离开,剩下三人也进入电梯打算回到各自的房间里。他们三人恰巧是同一层楼,所以便一块同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错就改就好,我相信这次对你的教训也是挺深刻的了。”朝哲积极地破开这尴尬的氛围,为他开脱道,“不过你要是再做出来这种非人的事,我保准让你吃枪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是要说教几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不敢,没有下次了。”李质还是一副苦瓜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记住就好。我们没有对伍盛他们袒露你的所作所为,毕竟你也将功补过了。”暮落说完,刚好电梯抵达。“那么,我就先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朝哲点了点头,也跟着暮落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质看着同行的两人,也不再多想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床头的照片,他拿了起来,仔细端详着那张属于自己妹妹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理解万晔那种心情,所爱之人死在眼前,却无力营救。这种悲伤再次也在李质身上重现,他却再也不会因此陷入无尽的自责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的队友肯定希望看到他们积极地走下去,他的妹妹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晚安,嘉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待李质彻底离开之后,控制不住情绪的朝哲再也忍不住质问起暮落来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发生什么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暮落低头,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退,有些抗拒回答他的问题。但她也不明白朝哲具体指的是哪方面,也不好说出口免得自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幅逃避的模样让朝哲有点恼火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起当时在研究所,暮落诚挚地看向他,问道:“你会帮我的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时的朝哲也点点头:“如果是你的话,我会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朝哲看来,这一切是多么可笑啊。她用相识多年的情谊去欺骗他,利用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承诺过你无论是什么忙我都会帮,但是你却不愿意像我寻求帮助,反而只是将秘密藏在心底。”朝哲像一只委屈的小狗一样看着暮落,手也拽住了她的手腕,这一幕让她心里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暮落!”声音从走廊最里面传来,只见一堆穿着白色长褂的人正站在那里,呼唤暮落的正是为首的与他差不多年纪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他们,暮落的眼神中充满了惊喜,而朝哲将视线转移回来,看着有所变化的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一瞬间,一种落寞感从朝哲心中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和暮落相处了这么久,但却有种从未走到彼此心里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他就像是个局外人,与她格格不入,她好像本应属于对面那些充满着学术气息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非停留在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时间不多了,暮落。”面对那些人用着充满困扰的眼神看待,暮落不得不用手轻轻摆脱掉朝哲抓她手腕上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眼前的人儿将手轻轻抚上他的脸,眼中的柔情肆意在朝哲面前释放: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但我有不得不做的事情在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朝哲终于感受到了他与暮落之间的墙。他缓缓松开了手,任由暮落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这种预感告诉他不能让暮落就这么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当他想伸手挽留她,却只触摸到她飘散的发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人为暮落的归来发出问候和欢呼,他们那边是如此的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朝哲这边却只能听见其他人经过开关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暮落在进门之前,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朝哲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这般落寞的情景,不由得让亦礼再度和之前一样感受到了记忆的共鸣。

        记忆再度重构,他看见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并不整齐的课桌摆放,偶尔凌乱的桌面,一本本叠起来的书。

        教室?这是教室,在学校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不见脸的少年独自坐在角落,享受着喧闹班级之中独他一份的安宁。

        别人的说笑声是那么吵闹,越发衬得少年是那么的孤独和恬静。仿佛,他周围的空气之中凝结着寒冷的冰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吗?

        当亦礼想在这短暂的记忆之中获得更多讯息之时,却像是被谁无情地打断一般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哲清醒过来,他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