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- 网游竞技 - 宴总,夫人的白月光也回国了在线阅读 - 第278章 我需要道歉吗

第278章 我需要道歉吗

        宴文洲神色冷静,“余默,别把事情闹得太难看,对大家都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嫌事情难看了?”余默冷笑一声,“你玩弄余薇感情的时候,怎么不嫌难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余默说着,对准宴文洲就狠狠地挥出了一拳,宴文洲没有躲,挨下他一拳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乔冉吓得大叫一声,吸引了不少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余默还要挥拳,宴文洲扣住他的手,“余默,冷静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欺负我姐,你让我冷静点儿!”余默愤怒地看着他,“宴文洲,你真他妈以为我怕你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余默又扑了过去,撞到了一旁的侍者,酒杯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乔冉害怕地躲到宴文洲身后,嫌弃道:“晚宴的负责人怎么回事?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谁是阿猫阿狗?”余默气得要冲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?像条疯狗一样来咬人!”乔冉心疼地看向宴文洲,“文洲,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?”余默忽然推开宴文洲,拿过桌上的酒杯,对准乔冉就泼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乔冉尖叫一声,顿时一身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 宴文洲眸光沉了沉,示意保镖把余默带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泼了我一身酒!他不能走!”乔冉气得浑身颤抖,“宴文洲,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知瑶本来是去宴会厅外见姚琳,结果就看到余默被两个保镖从宴会厅里押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宴文洲跟乔冉跟在后面,乔冉冷的搓着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余默嘴上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急忙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乔冉越想越气,扬起手,对准余默的脸狠狠地挥了耳光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孟知瑶一把攥住乔冉的手腕,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冉沉着脸,“我平白无故被人泼了一身酒,我当然要还回去!”乔冉说着看向宴文洲,“文洲,你会帮我撑腰,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知瑶愤怒地看着宴文洲,“你要为她撑腰,打余默耳光?”

        宴文洲冷着脸,并未应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姚琳上前,冷静地问:“宴文洲,余薇说你们分手了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你去问她更合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琳颔首,“真潇洒,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余薇因为你有多痛苦?你又知不知道她当初是花了多大的勇气才重新接受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你们真的分手了,在她为了你这样痛苦的时候,你跟别的女人打得火热,还要给别的女人撑腰,你不觉得自己很过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宴文洲仍旧没什么表情,“他泼了酒,自然要还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来说去,你就是要为这个女人撑腰!”孟知瑶很气愤,“泼她一杯酒怎么了?明知道别人有男朋友还贴上来,泼你一杯酒都是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冉气得跳脚,“文洲,她们怎么可以这样说我!当初是你要带我去喝酒的,我可什么都没做过,平白无故地当了小三!你要为我做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余默气愤道:“装什么无辜!宴文洲,你不要以为我跟余薇一样傻,你早就背着她跟这个女人打得火热!就她还蒙在鼓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宴文洲神色冷漠地看了他一眼,“被泼酒还是被扇一巴掌,你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默气得咬牙,"有本事你放开我,我跟你单挑!"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为什么要选?”

        余薇的声音响起,众人的视线看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姚琳看到她,皱了下眉心,“不是让你在医院好好休息吗?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余薇向她摇摇头,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冉看到余薇,下意识地往宴文洲的身边靠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我弟弟今晚行事作风有些冲动,但是,我不觉得他需要还什么。”余薇的视线落在宴文洲身上,“这位女士也许无辜,但是把她拽进来的人是你,这杯酒是她替你挨的,要还你自己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薇声音冷漠,“让你的人放开余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宴文洲看着她苍白的脸色,比昨天见她的时候不知道憔悴了多少,他的心口发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余薇,文洲跟你已经分手了,你弟弟上来就打他一拳,你难道不需要道歉吗?”乔冉不满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余薇冷眼看着宴文洲,“宴总觉得,我需要道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宴文洲对上她的视线,清冷疏离,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向保镖示意,保镖松开手,余默得到自由,不满地看了宴文洲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乔冉不敢置信地问:“文洲,我被人泼酒难道就这么算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宴文洲看向一旁的保镖,“带乔小姐去换一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冉不满道:“我从小到大还没受过这样的委屈!宴文洲,这件事,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冉被保镖带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宴文洲已经正式分手,以后他跟任何人出席任何场合都跟我无关。”余薇声音平静,看向三人,“还有,我们是和平分手,不存在谁对不起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薇薇……”孟知瑶扶住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以后谁都不要再为我抱不平。”余薇自嘲道,“恋爱本来就有可能会分手,人是自己选的,不管结果好坏,我都接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薇说完,径自离开,三个人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宴文洲看着她的身影一点点走远,眸光一点点暗淡下去,只剩一片灰白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酒店离开,孟知瑶吐槽余默,“你干嘛那么冲动,真在宴会厅里闹起来,你知不知道明天会传成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琳闻言,诧异地看了她一眼,这丫头什么时候脑子这么好使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他都不嫌丢脸,我们怕什么?就应该让所有人都看看他这副喜新厌旧的嘴脸!”余默一脸的不服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社会对男人有多宽容你还不知道吗?”孟知瑶鄙夷道,“男人养了小三,照样人模人样混得风生水起!女人就算什么都没做过,也会有一堆帽子扣过来!"

        余薇冷静道:“余默,他的行事作风你应该很清楚,得罪他不会有什么好结果,以后离他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琳心疼地看向余薇,“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,不就是个男人,没什么好留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余薇笑了笑,看向车窗外,明明外面的街景她看过很多次,但是现在却很陌生,就像她一直以来以为的一切,全都是假的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一早,姚琳跟孟知瑶一起帮余薇办了出院手续,然后送她回诊所。

        姚琳帮余薇收拾房间,孟知瑶则是巴巴地跟在余薇身后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余薇不解地看着她,“我脸上有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薇薇,虽然这个时候说这个不合适,但是……”孟知瑶深吸一口气,“薇薇,你可不可以给我堂哥治病?”

        余薇愣了一下,“他不是要去国外接受治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还是比较相信你。”孟知瑶认真地说,“我相信我堂哥肯定也很信任你,薇薇,你可不可以看看他的病历,考虑考虑?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